谁有快猫的链接啊

项上聿笑着搂住殷沫芬的肩膀,“世上只有妈妈好,我知道妈妈是认我的。会站在我这边,幸福给一些妖魔鬼怪看。”

“我认,没有认她。”殷沫芬瞪了一眼穆婉。

穆婉一直很淡定从容,好像这场闹剧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如果,没有项上聿的偏袒,她可能不会像现在这样冷静,自持,并且平和。

项上聿松开殷沫芬,靠向穆婉,撒娇一般说道:“我被我亲妈遗弃了,得带我回去,不然我无家可归了。”

穆婉扬起嘴角。

他怎么可能无家可归,他那么多房子。

但是她依旧配合着说道:“好。”

“我就知道对我最好了。多吃点,太瘦了。不吃,肚子里的宝宝也是要吃的。”项上聿说道,给穆婉夹了一个鸡腿。

全场,没有一个人敢怼项上聿了。

不是不想怼,是压根怼不过。

这男人,骂起来人,真的是,分分钟被气死。

萝莉少女笑容很治愈校车旁写真

项问天看了一眼项上聿,又看了一眼穆婉,垂下了眼眸。

饭后,他们回去。

“大哥,跟我坐一辆车吧,我有事情要跟说。”项问天邀请项明启道。

在项家,项问天的地位还是很高的,大家都很尊敬他。

项明启点了点头,他上了项问天的车。

“我好久没有和大哥谈心了,还记得小时候,总是希望跟在大哥的身后,大哥会带着我到处玩耍。”项问天笑着说道。

其实,项问天和项明启的年龄相差有点大的,小时候的项问天长的好看,讨喜,有直爽,热血,也很得项明启的喜欢。

“现在回忆起来,心里还是特别的舒服,小时候就是一个愣头青。”项明启笑着说道。

小时候的那些回忆,还是美好的。

只是在项家,讲究的是才华,项问天在十五岁的时候就展示对武器上的才华,心情又刚烈,耿直,但是,那种耿直,是特别讨喜的那种。

项老爷子特别喜欢这位小儿子,自然的,项问天的地位越来越高,成了项家的当家。

“我现在,其实还是一个愣头青,大哥已经有了优秀的项上聿,我还是光棍一枚。”项问天笑着说道。

“说到这个,怎么还不找,年纪不小了。”项明启关心道。

“我总觉得缘分还没有到,圈子里的那些名媛贵人们,我以前也差不多都见过,总觉得,不是我想要的。”项问天笑道,脸上有些微微发红。

感情上,他还是一片空白。

“喜欢什么样的?我看看我周围有没有合适的。”项明启说道。

项问天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喜欢什么样的,可能缘分还没有到吧,我可能是第四类人。”

“什么第四类人?”项明启不解。

项问天不好意思的扬起笑容。“这个世界上,有同性,有异性,有双性,有无性。我就是第四种。”

项明启诧异了,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,“不行吗?”

“不是,不是不行,是不想,也有可能还是缘分没有到,不说这个了,我也不急,感情的事情随遇而安,那个,大哥,我这次想说说上聿和穆婉的事情。”项问天言归正传道。

项明启凝下脸色,“是想要当说客?”

项问天摇头,“我只是想要告诉大哥一些事实,大哥为什么不喜欢穆婉?因为她的身世,还是因为她的身份?”

“能想象吗?眼皮下长大的小丫头,从一点点大的时候就盯着我家儿子,这种心机,简直让人觉得恶心。”项明启情绪有些不淡定地说道。

“大哥误会了,据我了解,是上聿从小就盯着穆婉,如果穆婉盯着上聿,当时爸爸让她选择的,她就不会选择离开,而是选择待在项府了。”项问天解释道。

项明启不可置信地看着项问天。

项问天很从容,继续微笑着说道:“看,在吃饭的时候,一直是上聿在维护穆婉,穆婉一句话都没有说,谁更喜欢谁,明眼人一眼看出,这种喜欢,不可能是被盯着就能有的,要么,两情相悦,要么,就是家上聿从小就盯上了穆婉,毕竟,以上聿今日今时的地位,只要他不想,穆婉连见他一面都不可能。”

“但是她嫁过人。”项明启气呼呼地说道:“我怎么能够让上聿娶一个二婚的,多丢脸。”

“大哥,当初她嫁给邢不霍的情景是知道的,邢不霍那边想找我们项家联姻,但是清白的女孩就只有她,是爸爸要她回来的。”

“她如果不是贪慕虚荣,会嫁给邢不霍!”项明启认定道。

“如果她真的贪慕虚荣就不会选择离婚了。”

“那是她拍了那些录像,不离婚,邢不霍也不会要她。”

“婉婉离婚的时候还是处,怎么可能拍那些录像,这些我都是知道的,去医院检查过的。”

项明启再次被震惊了,“那她当初为什么不说,为什么任由那些录像诬蔑她的清誉,要不是后面有人出来澄清,她的臭名,就会在历史上留下来了,历史书上都是对她的鄙视和恶评。”

“她说什么,还是处?那邢不霍和项家的联姻目的就太明确了,她是为了保护项家,所以什么都没有说,自己都承担了下来。”项问天解释道。

“怎么可能?”项明启不敢相信。

“如果我猜得不错,这些录像,应该是项上聿拍的,就是要她离婚吧。”项问天猜测道。

“上聿……”项明启觉得自己的脑袋里,好像什么东西炸了,炸掉了他之前全部的认知。

“婉婉,是个好女孩,现在的她,已经是安宁夫人了,在身份上,其实和上聿是匹配的,关键是,上聿真的很喜欢她,那种喜欢是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,除了穆婉,看上聿对哪个女人上心过,不会像上聿打一辈子光棍吧?况且,穆婉还怀上了他的孩子。”项问天劝道。

“孩子?”项明启愣了愣,有些烦躁。“他们就想生米煮成熟饭,让我没有办法。”

项问天笑了,“事实上,上聿的性格,谁都拿他没有办法。”

Tagged on: